狗脸不顺毛

死于考试

【君明】明月共潮生

半夜更文型选手

我都在写些什么哦

ooc 三禁惯例
…………………………
03
  要退役的事,严君泽还没有跟什么人说过。
 
  但这不意味着史森明感觉不到,他从来都是一个很敏锐的孩子,在瞬息万变的赛场上洞察全局的指挥,严君泽最近的怪异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rank的时间明显减少了,训练赛打完复盘的时候在看不见的地方偷偷揉自己的手腕。他的反应开始迟钝,以前不是三人包上别想杀掉的上单霸霸失误越来越多了,不交流的问题再次出现了。而且他,好像有什么事在躲着史森明。

  史森明安慰自己,只是状态不好,马上就可以调整好,君泽那么强一定可以调整的。队里还有很多问题,新人的磨合才是头等大事,先解决了才能帮君泽调整啊。

  锅老师退役后,担任一肩扛着指挥任务的史森明接过了rngay队长这个虚职,要操心的不仅仅是一个严君泽的状态了。

  这天带着小ad双排练手感的时候,戴志春拉着椅子在他旁边坐下。琪琪这几年张开了,俨然将要取代严君泽成为rng颜值扛把子,理所应当的被不愿意去背骚话台词的大家票选出去拍德杯宣传片去,好不容易速战速决逃回来,紧张兮兮地像是捏着一个定时炸弹似的。

  冷漠无情、史森明分给他一个“你在干嘛”的眼神。

  琪琪甚是惶恐,如实上报道:“明哥,外面在说,我们要从ig队里买一个上单回来,是真的吗?”

哪来的消息?买上单?咋滴?君泽还需要轮换吗?他状态还没调好?手又抖了?还是说君泽要退役?

  史森明心里没由来的一紧,从去年他一时没控制住自己情绪,怼了严君泽一句要管他到什么时候之后,他自己总是莫名的心慌,虽然后来及时道了歉,严君泽也忘的一干二净,但他就是怕严君泽突然真的要走,怕最开始的全华班五人马上就要只剩自己。虽然他心里明白退役只是时间问题,但唯独严君泽,他总是任性的觉得,严君泽会一直陪他。

  是哪里来的这种任性呢?史森明反思有点奇怪的自己。未果。上单爸爸肯定会心疼我的!史森明心想。
 
  现在他只恨不得去偷听一下老板墙角。但选手不能随便插手管理层的事,这他还是记得。打发了一下琪琪叫他不要乱想就把小ad扔给他,自己却收不住想法。

  “收心,史森明,有时间乱想不如收拾清楚了直接去问。”傻明拍拍肉脸,又投入到训练里。

04
  heart最近有点头痛,这是不知道第几次单独拉严君泽开会了。

  虽然近期只有德杯的比赛但严君泽的状态是在太让人担心了。

  “让让,你就稳一点,可以吗?不用那么拼命了,就,像以前一样,就稳住就行了,可以吗?现在的版本,小明和琪琪可以的。还有,你多问小明他们,要经常说话啊……”哈特妈妈焦躁的普通话又带了新疆味。

  面对老妈子般的喋喋不休,严君泽漫不经心的答应着。哈特有点不满了。

  “君泽,你以后……”

  “教练,这应该是我最后一个赛季了。”

  “啊啊……啊?!”

  “别这么意外吧,老哥,我已经25了。”

  “不是,25也可以打啊,你还可以的!现在和你对线的,你也不会输的!”

  “不是我不想打了,是我打不了了教练。我的手打不了bo5了,bo3都会吃力。我不想让战队一直多养一个没用的上单。你看香锅小虎不也是吗,我们是来夺冠的,不是来养老的。”

  告别了heart,严君泽转身进了训练室准备rank。离上单最远的辅助座位上围了三个油头,琪琪指着屏幕在和史森明讨论什么,小ad乖巧的听着,时不时发表一下意见还被队霸史森明按下去。看着史森明的傻笑,严君泽头一次没有被感染的笑出来。

  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告别亲爱的小傻子。

  像是感觉到训练室另一头灼热的目光,史森明从讨论中脱身,准确的对上严君泽的眼睛。

  “君泽~双排呀。”史森明招呼着。

  “嗯,好。”
 
  大概只有最后别无他法,他才会舍得下定决心,留这个小傻子一个人抗着吧。
……………………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点一下红心关爱一下秃头的我
 

评论(7)

热度(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