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脸不顺毛

死于考试

【琪明】在成为野兽之前(车)

祝我狗蛋子生日快乐 @摸顺你狗脸

虽然是你强迫我写的琪明,一点假道德底线克服了之后琪明年下小狼狗意外的好吃!

文是瞎写的,歌是写着文开着日推听到的,好合适啊!求求你们去听歌啊!真好听!


bgm:今夜このまま(日剧《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主题曲)


今夜就这样在泡沫中睡去吧


要是能在某人的怀抱中


做着甜美的梦


陷入沉睡该多好啊


——————


戴志春托腮盯着史森明。


他坐在矮桌上,像个小孩一样,做着把t恤拉起来包腿的幼稚动作,他轻轻抛起手里的棋,自信满满的笑着落下白子并配音:“天地大同!”


然后求着对面的严君泽让他悔棋。上单爸爸不干,把史森明摁在桌上挠他。


他有一身魔性的痒痒肉,以前嫖老师一搞不定就扬言要挠他,碰一下能蹦得老高。史森明被严君泽压着挣脱不开,衣服在挣扎的过程中都被推到胸前,那一握细腰白的晃眼,低沉沙哑的声音喘着一声声按在戴志春心上,有一个又一个深深浅浅的指印,他眯着眼感受着心脏上的指纹,一点一点把他们描出来。


通俗点讲,他戴志春想上史森明,很久了。


戴志春生的显小,在新生代ad里是最大的,却总被人当成孩子。他不喜欢被人叫琪琪,大家总是说,琪琪不知道。他知道外界的谩骂,看过喷子的讽刺。他想上场证明自己,操纵卡莎猎手本能取敌首级,手握翎羽漫天飞羽轻而易举。


他希望作为皇族的ad,配的上他的最佳辅助,史森明。


他想的太多太多,一个人一旦把话在心里想了多遍,就不会说出来了。


就像现在,肖想了许久的人就被制在身下,他一遍遍的吻过那片颤抖着软糯的唇,盯着史森明的眼眸,依然是一言不发。他感受到了史森明的疑惑和愤怒,但他不想停下,紧了紧束缚住史森明手腕的锁扣却又爱怜的轻轻抚摸起那片细腻的皮肤,指腹摩挲着,太轻的动作激的史森明一阵颤抖。


“……琪琪”


史森明费尽力气让亲吻他的戴志春挪开,他真实感受到了属于一个成年人的压迫,脱力的躺着气还没有喘匀,只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响,戴志春毛茸茸的脑袋靠在他的胸腔。刚才的挣扎让史森明的心跳快而重,听着声音慢慢平稳戴志春才安心下来,抬手撕开史森明的衣服。


“琪琪你敢!”


饶是他平时再怎么笑嘻嘻的掩饰自己,史森明本质也是一个敏感的人,他当然察觉到了戴志春对他的感情。


史森明心里,十七八岁的男孩子正常长大现在应该在读高中,身边是明亮的阳光和女孩,少年人心门不稳,美好的可爱的轻轻一扣,就能敲开少年心扉。


而戴志春和以前的他们、选择了职业选手这条路的人昼伏夜出,在最是容易心动的年纪身边陪伴的只有一群大男人,错把好感当爱情是常有的事,他自己也上过当。


他知道戴志春应该拥有绝对正确的成长轨迹,是由他们这些前人血泪摸索出来的正确处理方式,他必须是皇族塑造的标准职业选手,以后带领皇族争南闯北的旗帜。


现在的社会,正确的成长轨迹男人是不能喜欢男人的。


而戴志春闷闷的声音传来,他停下对史森明颈边的舔舐啃咬:“你能……别叫我琪琪吗?”


他还是对这孩子狠不下心。


“……唉……那你松开我。”


“不,你会走。”


“你不应该……这样做,我不走。”史森明把腿曲起来支住,好让自己舒服一些。戴志春靠上来,摸索着握紧他的手,将五指探入指缝亲昵的扣住,缠着他撒娇似的轻点,安静的仿佛刚才疯狂的动作不是他一样。


“松开,我答应你不走。”


“不,你会。”戴志春抬眼,漂亮的眼尾染上焦躁不安的红晕,“有很多人,喻文波、严君泽、田野还有胡显昭,他们都等着你。我……跟不上你了,史森明。”


他低头,吻落在身下人的嘴角、喉结、锁骨、心口,虔诚而又冲动。


(下面评论走外链)


————————

本来文章名字叫《成为野兽》,史森明最后是接受不了琪琪的。但后面发现这歌,词虽然是悲伤的但这个调调太欢快了,听着听着就写了个he(?)干脆就改了名字。琪琪不需要披上皮成为野兽,他需要和史森明相互支撑,却可以永远是他自己。


无法表达的感情,忽视的厌烦的心里话,想要心动,想要见面,和某个人。在成为野兽之前,先成为自己。


评论(16)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