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脸不顺毛

死于考试

【君明】行吟客

调职过来的刑警严君泽和表面记者史森明

超级不严谨 故事全靠编(和今日说法)

=========================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光明和黑暗泾渭分明。然而如果只有一种东西能够渗透其中的话,那么我希望他是爱。           ——priest《坏道》

[壹]血樱玛瑙

1

南省刑侦大队队花严君泽调来京区警局刑侦科任职快一个月了,在办公室沙发上睡了就快一个月。落地开始办转职手续花了整整一周,紧接着又被逮住负责了一起藏毒案。案子挺简单但手续跑断腿,等他消停下来准备调个假收拾宿舍好好休息的时候,后勤的刘志豪笑眯眯的推了一杯茶给他。

“哎呀君泽,单位宿舍实在紧张,已经分完了,你先找个地儿租一段时间,调人走了再给你配宿舍吧。”

成吧,租就是了,我们富少没在怕的。

但当严君泽走进租房中介后,什么一室一厅带厨房,面南朝北光照好的破要求全没了,当场就是一个立正稍息向后转。龟龟,这就是首都吗?住不起!告辞!

他只好在网上发帖子找合租,这是严君泽本月在租房网站上第三次发征室友的帖子,要求从一开始的工作稳定,不抽烟不喝酒,无不良嗜好,生活规律且价值观正的成年男子,到无不良嗜好的成年男子,再到成年男子。裹着毛毯缩在椅子上翻看房的严君泽随时都可以表演一个原地暴毙,而局长毫不留情,又派陈文林过来催他找房了。

“城建城管那边又来说了,叫你不要把你的花被单晒到窗户上啊,很影响市局面貌的。你快点找房搬出去好吧,局里会给补贴的。”

以上是明凯局长的原话。

严君泽把局长的狗腿轰出去后给自己泡了碗面,又坐下来工作,他接手这边工作后还有很多案宗没有整理结束。等泡面熟的这段时间他无意的拿起一卷翻看,从文件里夹着一张名片掉出来。京区晚报记者史森明,严君泽顺着念出声。

史森明,还挺好听。严君泽顺手把这张纯白的名片插在名片夹里。

2

没想到第二天他就见到了这个拥有好听名字的人。

交警大队那边打电话过来找法医,说是一个车祸现场疑似凶杀案,需要带法医过去现场鉴定。此时,局里唯一没出门开会的法医李元浩正在严君泽办公室研究他的泡面,他自己的车被田野开走了,硬是要严君泽送他去现场。严君泽正和房东磨着价,这房地段和价格他都不太满意,烦闷的根本不想搭理李元浩。李元浩凑过来一看连连摆手:“兄弟这房不行,你怕是要穿过整个城过来上班,快退了。”

“哇,你说的轻巧啊,那我上哪去找房哟。”

“你送我去现场,我给你介绍个朋友,人正好找室友呢,他家房绝对好,朋友人也好。说不定今天现场就能看到他。”李元浩拍胸脯保证。

“有什么你现在不能介绍我?”

但他还是关了聊天框站起来收拾东西准备去和李元浩撞个运气。

警戒线拉到现场十米开外,严君泽反悔了,他拎着李元浩超级重的工具箱心里直骂娘,脑子抽了才跟着李元浩过来这又远又偏的地方来而不是安心蹲在办公室看房。他俩钻过警戒线,李元浩熟稔的跟看守的小警员打招呼:“哟,忙呢。媒体来人了吗?”

小警员:“都市报和晚报的已经到了,都在那边拦着队长呢。”

“晚报那边来的是小明吗?”

“啊啊是的吧,队长好像也这么叫他来着。”

“谢谢。”李元浩转过头来拍严君泽拎东西的那边的肩,差点把他打的一踉跄,“兄弟你来的正好,说不定真能找到房。”

虽然嘴里说着找房,两位的专业素质还是在的,一到现场马不停蹄的开始投入工作。李元浩蹲在死者身边开始做简单的检测,严君泽选择去现场转转线索。很快两人结束调查开始做信息汇总:死者男,一米七八,年龄四十三到四十五左右,身上没有任何身份证明信息,全身上下只有一块樱花玛瑙看起来值点钱,骑电瓶车,死亡时间大概是昨晚十二点到一点,案发现场在国道旁。国道夜晚没有路灯,周围也是人烟稀少,高速开通后车流量也逐渐减少,加上死者身体大部分淹没在路边草地,因此今早天大亮后才被路过货运司机发现。死者身上有多处擦伤撞伤,是很明显的事故伤,但致死伤却是太阳穴处一个柱状钝器击打所致。不排除刑事案件可能性,具体情况需要带回去做仔细解剖并组织细致的现场考察才能定论。

临时工二人组收队了,李元浩在旁边的水塘边随便洗了洗手,爬上来拍拍还在沉思的严君泽,提醒他跟过来顺便在他身上擦了个手:“完工了,哥带你去谈房子。”

他们出来正看到记者们围着交警大队的人采访,一个小个子穿白t戴着黑色鸭舌帽的小记者眼尖的看到两人,迅速钻出人群奔过来。

“你好我是京区晚报记者史森明,请问现在方便透露案件情况吗?”

严君泽:“那个……我们才从现场出来,具体情况不……”

于是黑压压的一群记者紧跟着把他俩包围。

3

李元浩和严君泽一波不知道、调查中、无可奉告三连,拒绝完了到场所有媒体朋友后灰溜溜的跑到车边上。严君泽正要喘口气,回头一看李元浩居然还抓着刚才那个小记者。

看着小记者求料若渴的眼神,严君泽倒抽一口凉气,正准备抽李元浩这个没事找事的,没想到让李元浩先一步叨叨起他来:“我透尼玛严君泽,居然还敢说你从现场出来的,那群媒体可是为了第一手消息吃人不吐骨头的。”

严君泽:???老哥那你抓着的是谁???

史森明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制服,笔挺而坚毅的表情包,忍不住爆笑了出来。

严君泽:哇你还笑??你们媒介的素养呢??

记者的素养就是收放自如,史森明很快收敛了笑容:“你好你好,初次见面我再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史森明,京区晚报。”

“严君泽,你好。”

两人打招呼的时间里,李元浩已经爬上了副驾驶。他偏偏头示意两人上车快溜,史森明毫不见外,三个人迅速离开现场。

史森明趴着捶李元浩椅背:“虎哥,我这叫擅离岗位欸,什么料都还没挖到等回去了领导又要批我,你必须赔偿我点儿。现场咋样啊,清理工作还顺利吗?”

老油条李元浩才不会被他套路到,打着太极和他玩:“那我们也陪小明翘一下班好了,这位严警官要租房子,小明你家看看怎么样?”

“正好啊,我一天到晚都没什么时间在家,正缺个室友喂猫。我家就在你们单位大院旁边,两室两厅我一个人住真的浪费,严警官你要租的话帮我喂猫可以只付水电哦。对了严警官你怕猫吗?”

严君泽边开车边听他说,当即拍板,生怕这个便宜跑了:“不怕,我们现在可以去看看吗?”

tbc

字数不受控制了 此案先发一段免得说我鸽(呸,你就是鸽)

┆现在可以透露的情报:

严君泽:南省调到京区突然变成穷逼,只好和人合租。

史森明:非京籍小记者居然有一套地段不错的房。严君泽很是气愤,表示自己就业方向出了问题。

评论(5)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