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脸不顺毛

死于考试

【raro】片儿警 4 艺术家

又名 金毛的奇幻漂流

突然勤快!

我不会韩语一丁点都不会,全是机翻

王姐早上出勤从街上领回一大高个,身高腿长,一头栗色卷毛,圆框眼镜温柔的框住漾着水的笑眼,害羞的抿着唇。目光交接,颜狗陈文林只一合就被征服,抽出胡显昭藏的好茶泡了冲上去献殷勤。

“您好您好,您喝茶。”

帅的人果然生来开挂,连害羞都是发着光的。

“감사합니다.……”(谢谢)

卧槽,还是个韩国欧巴。爱了。

一个小片区警局,一年到头也不会出现一个外国人。

英语都学到狗肚子里去的大家搜肠刮肚凑出来几句话,局限于日常对话问人吃了没的水平,刚毕业没多久的小陈被指任是最有可能短时间内捡起英语四级的同志,被派去作为主要负责人和韩国友人谈话。

在各位殷切期盼的目光下,陈文林毅然奔赴了颜狗的战场。

呵,帅哥,爸爸我来了。

说出去不怕女孩子笑话,陈文林上学的时候无所事事,沉迷过一段时间韩剧,简单的日常词汇还是能听懂一些。在一群人连蒙带猜的对韩式英语一通分析并且相互质疑鄙视后,终于知道了这位帅哥的名字。

全志愿。

还挺好听,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应该会得到玄学的眷顾。陈文林的脑洞跑远了。

为了让国际友人感受到区里人民公仆的关爱和温暖,这群人纷纷操起自己的Chinglish跟全志愿家长里短。

一时间场面极其混乱,稍微微能在两方口味英语里都懂一些的陈文林拼命的叫暂停,在这些无营养的对话中找到反馈,几度在崩溃的边缘。

终于在午餐结束了谈话,总结寥寥无几的可用信息,只知道他是韩国人,大龄未婚alpha,过来找一家酒吧应聘驻唱。

龟龟,还是个人民艺术家。

像是听到了他的赞叹,全志愿突然冲陈文林腼腆的笑了一下,小陈心里一声咯噔,觉得自己怕是要栽。

王姐给陈文林胡显昭和全志愿的手机里装了同款翻译软件,把两人踢出去帮全志愿找他要去的酒吧。胡显昭当然是觉得小陈任重而道远,可堪大用,甩下他就去找田野玩去了。

灼目的阳光烧的陈文林脸颊红扑扑的,风被阳光压下,高温的空气裹挟在陈文林和全志愿周围,那两个人越挤越近。明明才刚认识,语言不通,全志愿就凭着陈文林是个小片儿警,满心信任的跟着他,看着这个瘦小的身影在树荫下躲闪日光,心里甚至萌生出抓住他困住他握紧他的占有。

中国的夏天太热了,全志愿觉得自己脑子要烧坏了。

陈文林其实并不知道这一片有多少酒吧,他的养老生活里没有泡吧这一项。

两人一路中英韩三语交杂的谈着,慢慢知道他是家里长子,不如家里人期望的学了艺术,一个人来中国,之前也去美国试过,如果不能安定下来,就要回去过一潭死水的生活。

“我要是面试成功了,你会来看我吗?”全志愿问。

“兄弟我养老呢,不去酒吧。”

“来看看吧。”

街上的行道树栽的稀稀疏疏的,树叶也是稀稀疏疏,夺目的太阳碎在全志愿脸上,陈文林第一次体会到古文里丰神夺目的人到底多么好看。像是印在心底的夺目。

他头一次这么恨城建局当年省工钱的规划,帅哥晒黑了很可惜的。他惋惜的盯着全志愿看,陈文林的眼瞳不是纯正的黑色,在阳光下剔透的棕褐色像冰美式。

鬼使神差的,全志愿俯下身,嘬了一口。

尝起来也像。

陈文林当街死机。

作为一个母胎单身狗,被认识半天的人亲了,任谁也无法平静。

“……괜찮아?……죄송합니다.”(没事吧,对不起)

全志愿手足无措的看着呆着的陈文林,后悔死了。他生来被评价是一个内向懦弱的人,鼓起十二万分的勇气告别了家乡过来闯荡,却在到异国他乡的第一天第一次亲了一个不相识的人。而这个人是在这边碰到的第一个肯耐心听自己讲话的人,魔幻的剧情是他自己也没控制住的。

陈文林的职业素养让他本能的梳理当前的情况,他一个beta也不是很亏,小亏就是不亏,何况人家那么帅,亲一下不会掉肉。洗脑成功。

心理过关了就该排除外界干扰,陈文林紧张兮兮的张望周围有没有局里的狗腿子们,这事要是让那群热心人士知道了肯定要把陈文林许配出去。

不望还好,这一看就发现花坛里一只羊驼笑眯眯的看着他俩牵着的手。

嗯?帅哥你这么主动?亲我就算了,什么时候牵上来的?

羊驼是宋京浩酒吧里最好的调酒师,名叫金赫奎,好像也是个韩国人。陈文林大概猜到了。

“jiona~환영”(欢迎)

果然是来接全志愿的。名侦探陈文林为自己的鼓掌,顺便把手送全志愿的手里解放出来。

“那金先生,我的任务就完成了哦。回见。”

“嗯哼,谢谢。有空来玩。”

陈文林摇着晃着,用惯常出来巡视的大爷姿势原路返回。太阳要落了,一直压着的风吹动陈文林的妹妹头。去剪头发吧,陈文林漫无边际的想,全志愿的发型看上去不错,那还得烫一下。

呸,在想什么啊陈文林。回去上班。自我鞭策后忘掉这个奇怪的人吧。

“等……等一下。”

被羊驼牵走的大型犬吗。看着跑过来的全志愿,陈文林突然觉得挺像的,是金毛呢。温柔又强大。会勇敢的一个人出国,也会紧张的话都说不好,会顺从内心的偷亲他,也会因为亲到了手足无措。

真好看啊,他的发型,我也去换一个吧。陈文林决定了。

“你会来看吗?我的演出?”

“会啊。艺术家。”

……

艺术家是敏感的,夺目的,天才的,努力的

我喜欢艺术家

然后 小辣鸡想要反馈!

评论(1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