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脸不顺毛

死于考试

【卡锅】片儿警 3 最是头发留不住

奇异的突然更新


刘世宇和小陈在手术室门口抱着手臂二人转。左一圈右一圈地绕着,来往的值班医生时刻准备着把他俩拉到精神科看看问题。

我是谁?我为什么要在这里转圈??小陈率先从当下氛围里挣扎出来。

“刘老师不要着急了,先坐下来吧。”

“不了不了,真的麻烦你了警察同志。”

警局今晚接到报案出警,从路边捞到一位醉酒狂吐的女大学生,喝的太多太急胃出血。

翻出了学生证发现是X大法学系大三学生。火急火燎的送了急诊马上联系学校。身为辅导员的刘世宇还没来得及躺下就被一通电话拎到了医院,和不幸值夜班的小陈面对面发愁。


史森明从手术室里出来就看到坐在门口揪头发的刘世宇。

医者仁心,史森明实在不忍心他的秃头兄弟继续对头发下毒手。上去抱着刘世宇不撒手,挤出了眼泪不说嘴里还一套一套的。

“世宇你不要伤心!我们已经尽力了,孩子没了就没了,媳妇还在啊。头发没了就真没了啊,世宇!”

“......”

于是匆匆赶来主任洪浩轩老师一进门就看见自己的暴躁老哥同事在线实名辱骂医生,法学教授洪浩轩职业性想起医生保护法要立法了,刘世宇估计吃亏,便想上去拦。可警察就在一旁并没有制止,并且刘世宇颇有警告意味的撇了他一眼,惜命如洪浩轩直接认怂,乖乖的站在旁边。

趁着刘老师批评史医生无暇顾及他时,洪浩轩偷偷冲小陈使眼色。

“噗呲噗呲~陈警官~”

“……嗯嗯诶”

“锅锅咋啦,发这么大火。”

“哦哦,他孩子掉了。”

“!!?”靠北这么时候有的孩子?不是,我没有弄进去的欸。班主任兼辅导员男友的台籍青年瞪圆了眼珠子“你说森麼哦。”

“呸呸,不是,我是说头发,头发掉了。”


史医生虽然嘴上不积德,所幸医术还是值得信赖。病床上的女孩情况得到控制,过一会儿慢慢转醒,睁开眼就看见院里传闻凶神恶煞、不批假条、扣分无情、训人贼凶的辅导员在褥自己温柔可人班主任的一头卷毛,洪浩轩老师还一脸期待,恨不得刘世宇用力点把手摁在自己头上。

啊,一定是我睁眼的方式不对,两位常年在X大最想和老师谈恋爱排行占名次的人怎么会暗地里已经腻歪在一起了呢。让我再睡一次。

“浩轩你是台大博士吧,怎么还会有这么多头发?”

怎么办,是送命题。我该怎么不留痕迹的夸锅老师头发浓密呢?在线等,真的急。

“呀,你醒了啊。世宇世宇,她醒了。”

别,我没醒,别拿我转移话题,该死的小情侣,别让我看到你们腻歪的样子。


“咳嗯嗯……醒了啊。”

在自己学生的注视下,刘世宇慌乱的撤下褥毛的手,用咳嗽掩饰高冷直男人设的崩塌,“好些了吗?”

“额……还OK?”

“是还挺OK呢,夜不归寝,喝到胃出血,倒在路边还好是让人捡回来了。”

“人没事就好。跟我们讲讲吧,为什么出来喝酒呀?”

两位一看就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班辅组合,不用台本自觉就熟练的唱起红白脸。

“……就……心情不好。”

“你问问你洪老师,他上学的时候有没有胆子一个人出来喝酒。”

“我都是出去通宵上网的,不会喝酒哦。”说完,洪浩轩拿亮晶晶的眼睛盯着刘世宇,像是要讨个夸奖。

收回刚才那句话。我去你个DJ,拆我台啊。台湾青年显然没还有太理解大陆人的语言逻辑,刘世宇的重点在夜不归宿,而他的唱白脸的搭档明显觉得喝酒才是重点。

刘世宇蹭的站起来,拉着洪浩轩带上门出去特训了。苦恼的头发都掉了不少。


史森明带着王柳弈过来查房,看见刘世宇在给洪浩轩上课。

“浩轩你不能顺着讲啊,现在的学生都是撑个腰就喘上了。”

“是吗,那锅老师教教我好吗?给我撑个腰?”

洪浩轩干燥温暖的手环在刘世宇只一握的腰间。操心过度的辅导员瘦的可怕,洪浩轩总想给他分担一点,但刘世宇这样要强的人电波并无法接收到。

“两位,医院不能大声讲情话哦。”

“史森明你个小粗森查完快滚。”

“嘿嘿嘿嘿,浩轩好好听锅老师教学哦~拜拜。”


“浩轩。”

“嗯哼,锅老师怎么了。”

“我头发掉了都怪你和你班上的那群学生!”刘世宇拍掉洪浩轩的爪子,假装恶狠狠的说,“过来,今天不把你俩都教育了我就不叫麻辣香锅!”

……

(ノಥ益ಥ)妈妈呀我在写啥

断断续续的写了三个星期前言不搭后语 我去自闭一下

评论(6)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