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ossE

疯狂被老福特针对d(ŐдŐ๑)

实习浑水 云真好看

【君明】明月共潮生

今天我生日,就更一点点

并且过几天要去实习 可能写的更慢

哇的一声委屈的哭出来

仓促的ooc 国际三禁
………………

  05
 
  转会期快过去了,皇族俱乐部整个很消停,并没有像网上议论的那样传出上单转入的消息。严君泽最近训练塞里状态也逐渐回暖,史森明放下心来。

  他挣扎着爬起来,昨天和heart讨论战术睡的有点晚,旁边严君泽的床上被窝乱的像个狗窝,史森明神使鬼差的伸手摸了一下,里头已经没温度了。
  长本事咯,居然起来不叫我。小明小声哔哔。

  慢吞吞地收拾好两张床铺,在十点死线前打了个卡,史森明打着如意算盘准备好先去训练室露个面,趁大勇教练不注意再溜回去洗脸刷牙。

  结果在门口插眼探视野的第一辅助本人被自己的ad逮了个正着。琪琪今天还洗头了,真稀奇,史森明捏着儿子满脸的胶原蛋白进训练室,边走边教育琪琪:

  “琪琪你也别信你锅哥的什么洗头变菜理论,都是他懒得借口,你看你长这么好看,不用来吸吸粉真浪费……”
 
  “我也懒啊,今天是要见人才洗的。”

  “嗯??!什么人能让你洗头去见?女朋友??”老父亲史森明惊了,琪琪的妈妈粉真实哭了。“琪琪你居然也要在明哥之前脱单??”

  怕不是个傻子吧万年单身史森明。琪琪不敢说,琪琪有点怕,但琪琪会在给你的眼神里写满傻字。

  “是新队员啊,明哥你是队长欸,消息这么闭塞的吗。”

  严君泽早早的就坐了在训练室里,他的位置本来的左手边已经添好了一套设备,技术人员正在做最后的调试和清理。严君泽埋在电脑椅里看着灰黑的游戏界面,听到史森明和戴志春进来的声音才回过神来。

  “小明,来认识一下,这是新来的上单。”严君泽嗓子沙沙的。是北京最近太干燥了吧,或者基地里的空调开的有些低了,让他本来清亮的嗓音听上去有些疲惫。
 
  “你知道的,天赐,在ryl也玩过中单。适合我们队。”

  没有买上单,是从自己家ldl队伍里选上来的吗。君泽还是要轮换,他的状态依然不好,教练组也不再看好他了吗?

  史森明都不知道怎么过去和新队员握的手,作为队长怎么和他客套了几句,怎么僵硬的走到训练室最东头的辅助位置上坐下,排上了队才从心底的漩涡里挣脱出来,恐惧又像潮水一样漫了上来。

  他心底有一个声音在提醒他,君泽要退役了史森明。

  “明哥,明哥,史森明。让哥叫你呢。”琪琪拍拍小明。严君泽站在训练室门口,冲他勾勾手。史森明退掉了正排着的队,挪到严君泽身边,被他一把搂住往楼上走去。

  管理生活的阿姨从楼上下来,在狭窄的楼道和他们撞了个对面,看着严君泽怀里的史森明,笑着摇摇头侧身让他们俩过去。和蔼的微笑让史森明有点发毛,是脸上长了啥吗?

  “傻逼你洗脸了吗就下来。”严君泽折腾着史森明越发单薄的刘海,帮他掩盖发际线。

  史森明的目光顺着君泽拨弄刘海的手回望过去,海南一哥越来越圆了呢,倒是这双眼睛依然是像透着月光一样明亮。
  明亮地映透着严君泽的月光。

……………………
本来准备昨天就发 两人一起走下了

结果比赛看完有点自闭

我软保级队加油啊

【君明】明月共潮生

半夜更文型选手

我都在写些什么哦

ooc 三禁惯例
…………………………
03
  要退役的事,严君泽还没有跟什么人说过。
 
  但这不意味着史森明感觉不到,他从来都是一个很敏锐的孩子,在瞬息万变的赛场上洞察全局的指挥,严君泽最近的怪异逃不过他的眼睛。

  他rank的时间明显减少了,训练赛打完复盘的时候在看不见的地方偷偷揉自己的手腕。他的反应开始迟钝,以前不是三人包上别想杀掉的上单霸霸失误越来越多了,不交流的问题再次出现了。而且他,好像有什么事在躲着史森明。

  史森明安慰自己,只是状态不好,马上就可以调整好,君泽那么强一定可以调整的。队里还有很多问题,新人的磨合才是头等大事,先解决了才能帮君泽调整啊。

  锅老师退役后,担任一肩扛着指挥任务的史森明接过了rngay队长这个虚职,要操心的不仅仅是一个严君泽的状态了。

  这天带着小ad双排练手感的时候,戴志春拉着椅子在他旁边坐下。琪琪这几年张开了,俨然将要取代严君泽成为rng颜值扛把子,理所应当的被不愿意去背骚话台词的大家票选出去拍德杯宣传片去,好不容易速战速决逃回来,紧张兮兮地像是捏着一个定时炸弹似的。

  冷漠无情、史森明分给他一个“你在干嘛”的眼神。

  琪琪甚是惶恐,如实上报道:“明哥,外面在说,我们要从ig队里买一个上单回来,是真的吗?”

哪来的消息?买上单?咋滴?君泽还需要轮换吗?他状态还没调好?手又抖了?还是说君泽要退役?

  史森明心里没由来的一紧,从去年他一时没控制住自己情绪,怼了严君泽一句要管他到什么时候之后,他自己总是莫名的心慌,虽然后来及时道了歉,严君泽也忘的一干二净,但他就是怕严君泽突然真的要走,怕最开始的全华班五人马上就要只剩自己。虽然他心里明白退役只是时间问题,但唯独严君泽,他总是任性的觉得,严君泽会一直陪他。

  是哪里来的这种任性呢?史森明反思有点奇怪的自己。未果。上单爸爸肯定会心疼我的!史森明心想。
 
  现在他只恨不得去偷听一下老板墙角。但选手不能随便插手管理层的事,这他还是记得。打发了一下琪琪叫他不要乱想就把小ad扔给他,自己却收不住想法。

  “收心,史森明,有时间乱想不如收拾清楚了直接去问。”傻明拍拍肉脸,又投入到训练里。

04
  heart最近有点头痛,这是不知道第几次单独拉严君泽开会了。

  虽然近期只有德杯的比赛但严君泽的状态是在太让人担心了。

  “让让,你就稳一点,可以吗?不用那么拼命了,就,像以前一样,就稳住就行了,可以吗?现在的版本,小明和琪琪可以的。还有,你多问小明他们,要经常说话啊……”哈特妈妈焦躁的普通话又带了新疆味。

  面对老妈子般的喋喋不休,严君泽漫不经心的答应着。哈特有点不满了。

  “君泽,你以后……”

  “教练,这应该是我最后一个赛季了。”

  “啊啊……啊?!”

  “别这么意外吧,老哥,我已经25了。”

  “不是,25也可以打啊,你还可以的!现在和你对线的,你也不会输的!”

  “不是我不想打了,是我打不了了教练。我的手打不了bo5了,bo3都会吃力。我不想让战队一直多养一个没用的上单。你看香锅小虎不也是吗,我们是来夺冠的,不是来养老的。”

  告别了heart,严君泽转身进了训练室准备rank。离上单最远的辅助座位上围了三个油头,琪琪指着屏幕在和史森明讨论什么,小ad乖巧的听着,时不时发表一下意见还被队霸史森明按下去。看着史森明的傻笑,严君泽头一次没有被感染的笑出来。

  他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告别亲爱的小傻子。

  像是感觉到训练室另一头灼热的目光,史森明从讨论中脱身,准确的对上严君泽的眼睛。

  “君泽~双排呀。”史森明招呼着。

  “嗯,好。”
 
  大概只有最后别无他法,他才会舍得下定决心,留这个小傻子一个人抗着吧。
……………………

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点一下红心关爱一下秃头的我
 

【君明】明月共潮生

【君明】明月共潮生

重发加上后续一点点

今天的小明是暴躁的明哥

明哥暴躁是有原因的!我跪下了!对不起严少!

国际三禁
…………………………
01

    S9再次夺冠的RNG王朝几乎无法撼动,琪琪渐渐能够接下大任,小狗终于可以退役,一身的伤病终于可以喘口气了。给琪琪替补的小ad比昭皇还搞,史森明常常要去拉着田野叹气。带新人真tm难,尤其一下子带两个,这边琪琪还没真正长大,又来一个更小的。
    “田野啊~”田老师正在直播,这边史森明突然cue他。
    “粗森干嘛。”
    “孩子冲前排拉不住~”
    “多半是废了。你们队的ad传统不都是跳脸的吗”
    史森明撇撇嘴,田野巨垃圾,要你说,这我当然知道啊。

    退了游戏关上电脑,旁边的琪琪还在和小ad讨论黑科技出装,史森明走过去撸了一把琪琪的油头,在收获一手智慧的油光后装作没事人似的拍了拍小ad的背,提醒两人早点回去睡。
    收到明哥关心的小朋友们连连点头,并没想起来明哥又干了什么畜生事。
    走到房间又不敢进去了,史森明定在门口,转身,晚上一点的北京看上去依然精神十足,万家灯火通明,加班完回家的车流堵在立交口处,不耐烦的司机按着喇叭。

    京城的繁华使得午夜的天黑不下来,但不得不承认,时间到了再怎么亮堂的房间也会关灯休息,路上的车流都是赶着回去,被人工点亮的城市灯火在人们歇下后也会沉静下来。就像是电子竞技这碗青春饭,他们打得再厉害,巅峰时间一旦过去就只有默默退出,沉寂下去。

    史森明看的有点呆。
    他很久没这样呆住过了,16年PDD带他来到皇族基地见到风哥开始,忙忙碌碌的职业生活让他不敢停下来发呆,从新人迅速成长辅助世界第一ad的压力一度让他撑不住。
    好在还有严君泽,和他前后脚加入RNG的上单大他两岁,心态在当时比19岁的年轻人史森明好很多,但受到的非议也是扑面让人喘不过气。
    输掉比赛整个基地气氛都有点压抑,复盘的时候小虎骚话也讲不出来了。风哥讲完开解大家几句勒令所有人好好休息,就把他们赶出了训练室。

    熄灯后的晚上史森明窝在被子里研究今天训练赛的失误,偶尔出来透个气看到严君泽的床上手机微弱的光,大概也是在努力吧,史森明心里傻笑一下。今天也是偷偷努力的傻子二人组哦。
    史森明从小就是会在游戏里忘掉自己的人,他自认为不是简自豪这种天赋选手,要能打好他的辅助只有不停练习,不停的rank和训练赛冲淡了他心里的时间和注意力,直到2018年的季中冠军赛他们代表lpl再度捧杯,严君泽突然对他说,我喜欢你。

    一直到回国,严君泽面对的都是一个傻掉的史森明,不,就是傻子史森明。
    绝地翻盘终结kz之后的喜悦,少年们抱在一起把心里的激动和包袱都喊出来,来现场的观众呼声如海浪淹没了英雄们。可能是气氛太过激烈,严君泽觉得自己在也压抑不了了。
    他想冲着史森明大叫
    我喜欢你
    最后也不敢破坏了这历史的时刻,只是面对着史森明能看到的地方,平静的说出藏心窝子里的话
    我好喜欢你,史森明

    可能他并没有听到,史森明正给karsa抹掉眼泪拉他一起捧奖杯。严君泽站了一会,观众们几乎要冲上领奖台和他们抱在一起,他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抽离出来,讲出爱恋的一刻,夺冠的一刻,全场高喊RNG的这一刻,金色的雨落下来,这是他们一起拿下的又一个冠军。
史森明过来拉他举杯了,他大概是真的没有听到。

02

    严君泽做梦了,他很少做梦,或者说,他很少能记住自己的梦,但这一次却异常清晰。

    他梦见春决的赛场人山人海,他站在rng粉丝里,大荧幕上是水晶炸掉的画面。全场都在高喊rng,没有人注意到他,他意识到这是梦,但一切都是那么真实。史森明和四个年轻陌生的面孔穿过主舞台去和对面握手,完后回来要捧起银龙杯。他听见周围有粉丝在哭,他看见台上史森明在笑,像个傻子。他疯狂的拨开人群,没有人给他让道,他想大叫,让我上去,我要再和他拿一个冠军,他一个人举不稳的。人群把他往后挤,像潮水就要淹没他的头顶,在他感到窒息感的时候,终于挣扎的醒了过来。

    迎接他的是清晨北京,没有完全消失的月牙。

    他不太想起来,整个胳膊酸痛无力,昨天晚上被子没有盖好,本身就劳损的手腕有点着凉了。
 
    史森明的床铺依然整整齐齐,没人睡过的样子。小畜生长胆了居然通宵了不跟爸爸说一声。严君泽有点烦躁的起来,WIFI刘海睡的稀烂硬是靠颜值撑出了一种凌乱美。他的发质很硬,不像史森明的头发那么容易摆弄,折腾了半天也还像一个鸡窝,干脆没管了rng的颜值代表就顶着这样一个鸡窝头出去找点早饭吃去了。

    严少坐在早点摊子上,岔着穿花裤衩子的腿,像个北京本地人一样点了豆汁油条肉包子。这几年来他们基本没怎么放假,也没有把帝都逛完,严大爷只有在这个片儿区才敢假装是个皇城大爷。
    赶着上班的一批年轻人过去,挤的严大爷和他的早点东倒西歪。有点坏心情,挑剔的大爷决定打包,顺便投喂一下基地里的小畜生。

    结果大爷一脚踹进训练室,一口气没提上来,还呛住了。

    “咳咳……咳……史森明,你他妈……咳……在训练室抽烟?”严君泽把早饭丢给史森明,麻利的赶紧开窗开门,“不要命啦!”

    史森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的抽烟,他本来没有烟瘾,也很克制,他知道自己身体并不好,电子竞技身体才是本钱,但当rng五虎逐个退役,压力来到了他身上,不知不觉的在烦躁压抑的时候抽烟这个习惯就改不了了。

    严君泽的早餐很准的砸在他面前,吓得本来通宵不是很清醒的史森明烟头直接怼在了键盘上。

    “哇槽,严君泽你干什么。”史森明疯狂抢救键盘,他这一套外设很久没有换过了,大概是开光外设仅此一套的感情吧。

    “史森明你别抽了,要是风哥和简自豪在看他们不抽死你。”

    话音落下,史森明也没了动作。混浊的空气排到了室外,严君泽清晰的看到史森明眼睛里的红血丝,爬满了,像是马上要哭出来。

    “严君泽你少拿他们来压我,他们都走了,你又还准备管我到几时。”

…………
我好慢啊

走过路过给个小红心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