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ossE

史森明亲妈 主君明喻史
lck吃芽驼壳花

现在除了看小甜甜老师的新文啥也不想做

【君明】行吟客

调职过来的刑警严君泽和表面记者史森明

超级不严谨 故事全靠编(和今日说法)

=========================

上帝说,要有光——于是光明和黑暗泾渭分明。然而如果只有一种东西能够渗透其中的话,那么我希望他是爱。           ——priest《坏道》

[壹]血樱玛瑙

1

南省刑侦大队队花严君泽调来京区警局刑侦科任职快一个月了,在办公室沙发上睡了就快一个月。落地开始办转职手续花了整整一周,紧接着又被逮住负责了一起藏毒案。案子挺简单但手续跑断腿,等他消停下来准备调个假收拾宿舍好好休息的时候,后勤的刘志豪笑眯眯的推了一杯茶给他。

“哎呀君泽,单位宿舍实在紧张,已经分完了,你先找个地儿租一段时间,调人走了再给你配宿舍吧。”

成吧,租就是了,我们富少没在怕的。

但当严君泽走进租房中介后,什么一室一厅带厨房,面南朝北光照好的破要求全没了,当场就是一个立正稍息向后转。龟龟,这就是首都吗?住不起!告辞!

他只好在网上发帖子找合租,这是严君泽本月在租房网站上第三次发征室友的帖子,要求从一开始的工作稳定,不抽烟不喝酒,无不良嗜好,生活规律且价值观正的成年男子,到无不良嗜好的成年男子,再到成年男子。裹着毛毯缩在椅子上翻看房的严君泽随时都可以表演一个原地暴毙,而局长毫不留情,又派陈文林过来催他找房了。

“城建城管那边又来说了,叫你不要把你的花被单晒到窗户上啊,很影响市局面貌的。你快点找房搬出去好吧,局里会给补贴的。”

以上是明凯局长的原话。

严君泽把局长的狗腿轰出去后给自己泡了碗面,又坐下来工作,他接手这边工作后还有很多案宗没有整理结束。等泡面熟的这段时间他无意的拿起一卷翻看,从文件里夹着一张名片掉出来。京区晚报记者史森明,严君泽顺着念出声。

史森明,还挺好听。严君泽顺手把这张纯白的名片插在名片夹里。

2

没想到第二天他就见到了这个拥有好听名字的人。

交警大队那边打电话过来找法医,说是一个车祸现场疑似凶杀案,需要带法医过去现场鉴定。此时,局里唯一没出门开会的法医李元浩正在严君泽办公室研究他的泡面,他自己的车被田野开走了,硬是要严君泽送他去现场。严君泽正和房东磨着价,这房地段和价格他都不太满意,烦闷的根本不想搭理李元浩。李元浩凑过来一看连连摆手:“兄弟这房不行,你怕是要穿过整个城过来上班,快退了。”

“哇,你说的轻巧啊,那我上哪去找房哟。”

“你送我去现场,我给你介绍个朋友,人正好找室友呢,他家房绝对好,朋友人也好。说不定今天现场就能看到他。”李元浩拍胸脯保证。

“有什么你现在不能介绍我?”

但他还是关了聊天框站起来收拾东西准备去和李元浩撞个运气。

警戒线拉到现场十米开外,严君泽反悔了,他拎着李元浩超级重的工具箱心里直骂娘,脑子抽了才跟着李元浩过来这又远又偏的地方来而不是安心蹲在办公室看房。他俩钻过警戒线,李元浩熟稔的跟看守的小警员打招呼:“哟,忙呢。媒体来人了吗?”

小警员:“都市报和晚报的已经到了,都在那边拦着队长呢。”

“晚报那边来的是小明吗?”

“啊啊是的吧,队长好像也这么叫他来着。”

“谢谢。”李元浩转过头来拍严君泽拎东西的那边的肩,差点把他打的一踉跄,“兄弟你来的正好,说不定真能找到房。”

虽然嘴里说着找房,两位的专业素质还是在的,一到现场马不停蹄的开始投入工作。李元浩蹲在死者身边开始做简单的检测,严君泽选择去现场转转线索。很快两人结束调查开始做信息汇总:死者男,一米七八,年龄四十三到四十五左右,身上没有任何身份证明信息,全身上下只有一块樱花玛瑙看起来值点钱,骑电瓶车,死亡时间大概是昨晚十二点到一点,案发现场在国道旁。国道夜晚没有路灯,周围也是人烟稀少,高速开通后车流量也逐渐减少,加上死者身体大部分淹没在路边草地,因此今早天大亮后才被路过货运司机发现。死者身上有多处擦伤撞伤,是很明显的事故伤,但致死伤却是太阳穴处一个柱状钝器击打所致。不排除刑事案件可能性,具体情况需要带回去做仔细解剖并组织细致的现场考察才能定论。

临时工二人组收队了,李元浩在旁边的水塘边随便洗了洗手,爬上来拍拍还在沉思的严君泽,提醒他跟过来顺便在他身上擦了个手:“完工了,哥带你去谈房子。”

他们出来正看到记者们围着交警大队的人采访,一个小个子穿白t戴着黑色鸭舌帽的小记者眼尖的看到两人,迅速钻出人群奔过来。

“你好我是京区晚报记者史森明,请问现在方便透露案件情况吗?”

严君泽:“那个……我们才从现场出来,具体情况不……”

于是黑压压的一群记者紧跟着把他俩包围。

3

李元浩和严君泽一波不知道、调查中、无可奉告三连,拒绝完了到场所有媒体朋友后灰溜溜的跑到车边上。严君泽正要喘口气,回头一看李元浩居然还抓着刚才那个小记者。

看着小记者求料若渴的眼神,严君泽倒抽一口凉气,正准备抽李元浩这个没事找事的,没想到让李元浩先一步叨叨起他来:“我透尼玛严君泽,居然还敢说你从现场出来的,那群媒体可是为了第一手消息吃人不吐骨头的。”

严君泽:???老哥那你抓着的是谁???

史森明看着眼前这个穿着制服,笔挺而坚毅的表情包,忍不住爆笑了出来。

严君泽:哇你还笑??你们媒介的素养呢??

记者的素养就是收放自如,史森明很快收敛了笑容:“你好你好,初次见面我再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史森明,京区晚报。”

“严君泽,你好。”

两人打招呼的时间里,李元浩已经爬上了副驾驶。他偏偏头示意两人上车快溜,史森明毫不见外,三个人迅速离开现场。

史森明趴着捶李元浩椅背:“虎哥,我这叫擅离岗位欸,什么料都还没挖到等回去了领导又要批我,你必须赔偿我点儿。现场咋样啊,清理工作还顺利吗?”

老油条李元浩才不会被他套路到,打着太极和他玩:“那我们也陪小明翘一下班好了,这位严警官要租房子,小明你家看看怎么样?”

“正好啊,我一天到晚都没什么时间在家,正缺个室友喂猫。我家就在你们单位大院旁边,两室两厅我一个人住真的浪费,严警官你要租的话帮我喂猫可以只付水电哦。对了严警官你怕猫吗?”

严君泽边开车边听他说,当即拍板,生怕这个便宜跑了:“不怕,我们现在可以去看看吗?”

tbc

字数不受控制了 此案先发一段免得说我鸽(呸,你就是鸽)

┆现在可以透露的情报:

严君泽:南省调到京区突然变成穷逼,只好和人合租。

史森明:非京籍小记者居然有一套地段不错的房。严君泽很是气愤,表示自己就业方向出了问题。

带噶好 !我这个爬了一半墙的人渣又滚回来了 !

虽然没什么人看!但我准备写一个中长篇!

设定还在憋 不出意外明天能放设定和第一篇

之前的坑随缘填了 我真的是个不能放文的人有点接不起来了->-


夜间的心病,早晨总能捎来治愈的良药。——欧亨利《命运之路》

图源微博

别随便歌颂

卧槽最开心莫过于自己喜欢的文手吃了自己喜欢的cp

不更了 快乐一段时间!


【喻史/喻黄】我老喻家要弯的整整齐齐


全职×电竞同人

喻文州喻文波真的很像兄弟俩 反正我第一次听说阿水的时候是震惊了

轻喷!轻喷!

01

美好的休赛期,史森明两天前就在基地忙里忙外,拾掇好了自己的瓜皮头又督促同寝的洪浩轩严君泽打扫卫生。不叠被子的严君泽受不了这委屈,他要跟喻文波告发史森明的恶劣行径。

各位喻文波的真眼们寻思这都不比赛了喻文波也没说要来,史森明殷勤的有点稀奇,合计合计准备卖队友,给小喻同学通风报信。

[喻文波买真眼]

花的姿态:各位,不觉得最近森明有点奇怪吗?

正版严君泽:醒醒,森明是你能叫的?

正版严君泽:他这哪里叫有点奇怪,床底下一个月的袜子都让他翻出来洗了。

卡萨不是卡莎:他还顺便帮君泽把袜子洗了哦 @可惜没如果/°

正版严君泽:我不是我没有!是袜子混在一起了!

可惜没如果/°:?

小狗不是狗:是呢,都开始在基地里屯榨菜了。说实话我不爱吃榨菜,希望他不要往我的面里面放。

可惜没如果/°:??

虎大将军:他自己捣鼓了个瓜皮头还叫我去换一个发型,不要吓着别人。

可惜没如果/°:???

可惜没如果/°:各位哥哥到底是什么事,行行好告诉小的吧。

可惜没如果/°:人呢??

花的姿态:哦,史森明招了,他发小要来北京了。

喻文波感到危机了,要捣鼓发型才能见的发小,肯定不一般,当场买了机票熬个红眼航班飞到北京。

02

等他凌晨赶到,订了个钟点房睡一觉起来乔装打扮挤公交到rng基地时,三个捂的严严实实只露出眼睛的人在门口尴尬的等队员起床。

喻文波就奇了怪了,这俩私生饭吗?歪日,那我史森明岂不是有危险!

两个人里偏高的那个笑眯眯的眼睛盯着喻文波,喻文波自认为在对抗粉丝的时候天不怕地不怕,却感受到了小时候翘课在网吧打游戏被家里人发现的一阵恶寒。

那人偏偏还冲他走过来,喻文波都快退到墙角了依然不停,好男儿喻文波慌张的大喊。

“史森明!史森明!快来救你爹啊!”

那手伸过来,喻文波本能的闭上眼睛,却收到了头顶爱抚一个。喻文州摘掉口罩和掩饰的眼镜,温柔的开口带着温暖笑意嘲笑着喻文波。

“阿水你这伪装一眼就被我看穿了呢。”

03

喻文州,喻文波同志学生时代的噩梦。他的堂哥,天天被拿来和自己对比的对象,成绩优异,遵纪守法,常常被工作繁忙的喻文波爸妈委派出来揪网吧里打游戏的喻文波。也不知是因为天赋异禀还是长久生活在一起太熟悉,不管喻文波怎么伪装,都会被一眼看出来揪回去跪在堂屋写作业。

天天被抓的喻文波没辙了,决定换个战略,拉喻文州下水。他打ad就拉喻文州给他辅助,当年喻文州莫甘娜辅助贼溜,黑暗禁锢放的跟他索克萨尔的六芒星牢一样准。双排上分很嗨,被家长抓回去打的也很嗨,喻文波因为教坏优等生哥哥打游戏被他爸揍得上窜下跳。

后来喻文波就出去打职业了,就夺冠了,扬名立万了,回家也敢在喻文州面前挺直腰板了。没想到喻文州也成为了一名职业选手,刚听说这个消息喻文波还想给他介绍个战队,没想到堂哥不鸣则已,直接继承了索克萨尔成为蓝雨队长今年正要和微草拼杀最终的冠军。

喻文波:“哈哈没想到在这看到了,你来rng干嘛。”

喻文州:“嗯哼,我也没想到在这看到阿水你呢。”

喻文波:“我这不是来找朋友玩吗,哈哈。”

“我也是来找朋友的哦。”

等等?你哪里来的朋友在rng我会不知道??

“是陪队友来的,他的发小在这里。”

发小?好家伙,就是你!史森明的发小!

一个黄毛从喻文州身后探出头来,“你好你好,我叫黄少天,你就是喻文波吧我听队长说过的,是队长的堂弟对吧,小时候不务正业要打游戏的那个对吧,幸会幸会,你玩荣耀吗?什么时候一起下本啊。”

04

黄少天其人,荣耀剑圣,话痨,据说从小跟史森明穿一条裤衩子长大的感情。喻文波作为史森明男朋友、喻文波的堂弟兼荣耀剑客玩家并不知道。

可惜没如果/°:11111

高冷潜质:1

高冷潜质:有屁快放

可惜没如果/°:你咋没跟我说过你有个剑圣朋友?

可惜没如果/°:我现在是该上去拥抱他吗?

高冷潜质:。

高冷潜质:什么狗屁剑圣?你武侠看多了?

高冷潜质:等等,你来北京了?

05

鉴于堂哥在场,喻文波不好当场表演舔狗本色,假装镇定的端庄坐在客厅,眼神控制不住的去瞟黄少天。

啊,黄少的黄毛真时尚。

啊,黄少的虎牙真可爱。

啊,黄少的围巾真好看。

啊,黄少的手真……?喻文州你的手怎么就牵上去了?快把你200手速的蹄子拿开!

06

等史森明下楼气氛已经缓和了下来,剑圣迷弟喻文波一口一个堂嫂叫的起劲,喻文州这一辈子都没被他叫过几声堂哥今天听了个回本儿。

在黄少天扑向史森明时,喻文波终于想起他是来北京干嘛的了。

偶像情谊亲戚关系先放一放,史森明你好好告诉我怎么还有我不认识的cp呢?

07

喻文州捧着刘志豪泡好的枸杞,想着今年过年回家带少天回去吧,也叫喻文波带上史森明,兄弟俩挨揍的时候也好有个照应。

end

我第一次写喻黄啊 不好轻喷!求求了

史森明的亲妈

我不管 史森明右的cp我都吃

要是敢说一句史森明

我就跟谁急


话剧演员表演张力真的太震撼了 我这个稀烂的英语虽然艰难的领会着台词但还是get到了情感的震慑

不说了学英语去了 四级都没考的人讲个屁

【卡锅/君明】揪咪咪

嘿嘿 万圣节贺文?

狼王洪浩轩X吸血鬼刘世宇

吸血鬼严君泽X吸血鬼史森明

你们狼人和狼一样也是六个咪咪吗?

沙雕峰回路转

史森明大半夜的拍刘世宇家阳台门,边拍边嚎,哐哐哐的毫不收敛。

刘世宇的邻居大娘刷的拉开她家玻璃门,扯着嗓子就骂:“搞莫子啊!夜里尻尻尻!让不让len睡阔睡了!”

龟龟,标准汉骂,惹不起。

吸血鬼史森明怂怂的道歉,怂怂的鞠躬。

吸血鬼早就不神秘的今天,刘世宇家的两室一厅正是这座城市吸血鬼的公共事务处理中心,阳台一般不关,来往办事的吸血鬼们都是直接落进来。史森明过来时惯性的直接冲进屋里,一头磕在玻璃门上摊成了一张蝙蝠饼,落下来就打成人形,本来就没有的鼻梁这下更塌了。

著名吸血鬼贵族独坐阳台,深夜养老院小区阴风阵阵,街区老化灯光诡异的跳跃。唯物主义光辉旗帜下长大的吸血鬼史森明害怕了。

等刘世宇终于打开阳台门,史森明一个膝滑过去抱住锅哥大腿,甩都甩不掉。

“锅哥你屋里怎么一股狗馊味啊。”史森明耸动鼻头做狗嗅状转着脑袋。

“滚,我看你才像狗。”刘世宇要拿脚踩史森明的狗头。

而史森明透过刘世宇大腿缝,终于看清双黑暗中一双闪着危险绿光的眼睛。“呀啊啊啊啊啊啊!鬼啊啊啊啊啊!”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刘世宇插着手站在茶几前,看着史森明终于能缩在沙发的另一头和不速之客平静的相处。

“……你好你好,我是史森明……刘世宇他弟。”刘世宇强迫他主动握手,史森明的小胳膊颤颤巍巍要伸不伸。

“你好……我叫洪浩轩。”生作狼人被叫成鬼的洪浩轩也害羞的递出一小截,“台湾狼人族外交部部长,幸会幸会。”

这两个怂逼看的刘世宇眉毛都倒竖起来了:“干嘛呢,好好握手。这就是你的外交态度吗史森明?”

“好的!你好洪浩轩先生!我是b市吸血鬼管理处后勤部部长史森明!”史森明腾的一下站起来据了个九十度的躬。

阳台落下一只黑乌鸦,黑琉璃一样的单眼盯着屋里三个活宝。像是嗤笑了一声,转身黑色的迷雾散开,严君泽本人出现在阳台上轻扣窗扉。

“噫,史森明你家严总来接你了。”刘世宇捅了捅深鞠躬的史森明,朝窗户努努嘴叫他看。

史森明又是一阵鬼哭吓得洪浩轩也跟着狼嚎,求刘世宇别放他进来。

“你俩咋了?”

“严君泽要操死我,锅哥救命啊!”

看屋里人迟迟没有动静,严君泽使了点劲敲门。一块大蒜直直飞过来命中严君泽脑瓜,“尻尻尻还尻!你尻辣么大声干嘛!你们再不换办事处小心我去找物管!”

“所以,你就是那个狼王洪浩轩?”严君泽乖乖靠在史森明怀里享受着头部按摩,脚踩着茶几,也是踩在麻辣叉鸡赶人的边缘上。

“嗯嗯,我这次来一是代表我们全族人想要和贵族打好关系,还有是我自己……我想见见锅老师……”狼王说着说着眼里就是含着热泪,捧起刘世宇的手开始到,“那时我和锅老师在洛杉矶的清晨,猎场的露水还没有落下……”

“然后就是你小子抢了我三个猎物对吧!”刘世宇反手就提起洪浩轩的领子,“小伙子不错啊,胆子不小还敢过来。”

刘世宇想起来就来气,那次的竞赛差点让他名誉扫地,好在最后他还是凭借出色的能力拿下头名,但一想起这个从他收下抢东西的小狼崽子,刘世宇就很不得把他头拧下来。

于是有仇必报的吸血鬼大家长刘世宇轻轻放下洪浩轩,让他的屁股安稳的落在沙发上。

“浩轩啊,我一直有个问题。”

“锅老师您问。”洪浩轩的狼尾巴要摇起来了。

刘世宇大腿挤进洪浩轩双腿之间,一只手挑起他好看的下颚,另一只手划过洪浩轩的喉结,轻轻落在肌肉饱满的胸膛上。狼王的身材极好,一件衬衣让他撑得紧贴着胸肌,勾勒出美好的线条。

严君泽抬手捂住史森明眼睛。

“你们狼人跟狼一样也是六个咪咪吗?”

在洪浩轩迷惑的目光中,刘世宇狠狠揪了一下并且摸了一把。

嗯,只有两个。

END

一个小番外

严君泽扛着史森明回家之后,史森明窝在沙发上。

“严君泽。”

“怎么了?”严君泽正从冰箱里面拿牛奶去热给史森明。

“我能揪一下你的咪咪吗?”

严君泽一只脚刚迈进厨房门,转身拎着牛奶就出来客厅,剥了史森明的裤子。

“小粗森,我今天不把你操死我就不叫严君泽!”